主页 > D鲜生活 >妞书僮:明知道这男人很危险却忍不住一直靠近~《冷情浪子》新书转载3-2 >

妞书僮:明知道这男人很危险却忍不住一直靠近~《冷情浪子》新书转载3-2

2020-07-02 10:17

《冷情浪子》

「请容我致哀,您痛失亲人。」他说。

「请容我道贺,您喜获继承。」

狄方蹙起眉。「相信我,我从来不想要妳丈夫的头衔。」

「没错,」威斯说,「从伦敦来这里的路上他不停抱怨。」

狄方兇巴巴瞪弟弟一眼。

「若您想参观屋内与庄园,总管辛姆斯可以为您介绍,」遗孀说道。「如您所言,既然我对您毫无用处,那幺我要回房间打包了。」

「崔尼尔夫人,」狄方直率地说:「我们似乎刚认识就有误会,冒犯之处,我在此致歉。」

「爵爷,不用道歉,我早就料到您会说那种话。」她不等狄方回答,接着说:「请问两位计画在埃弗斯比庄园停留多久?」

「应该会待两个晚上。晚餐的时候妳可以和我讨论一下──」

「我和三位小姑恐怕无法陪两位用餐,我们依然哀恸逾恆,因此将分开用餐。」

「伯爵夫人──」

她不理会他,二话不说离开接待室,连屈膝礼都省了。

狄方既惊又怒,瞇起双眼望着空空的门口。从来没有女人以如此轻慢的态度对待他,他感觉脾气快要失控。这个状况他明明毫无选择,她怎幺可以责怪他?

「我做了什幺?她为什幺那样对我?」他质问。

威斯的嘴角抽动。「除了你刚才说要把她赶出去,然后毁掉她的家?」

「我道歉了!」

「千万不要对女人道歉,那样只会证实你做错了,反而让她们更火大。」

狄方无法容忍,那个女人理应主动帮助他,没想到她反而把一堆罪名加在他头上。无论是不是伯爵遗孀,她实在很欠教训,他很快就会给她好看。

「我要去找她谈谈。」他森然道。

威斯抬起脚放在锦缎脚凳上,伸个懒腰,拿起枕头塞在头下。「你谈完再叫我。」

狄方离开接待室,迈开大步追上伯爵遗孀。她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,衣裳与面纱随着快速的脚步晃动,速度不亚于全速航行的海盗船。

「等一下,」他叫住她。「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并不是那个意思。」

「你就是那个意思。」她停下脚步,猛然转身面对狄方。「你打算拆掉庄园、毁去家族代代相传的产业,只为了满足你自私的目的。」

他在她面前停下脚步,双手握拳。「给我听清楚,」他冷冷地说,「我这辈子只管理过一间露台公寓、一个厨娘、一个贴身男僕,再加上一匹马,突然之间要我照料一座快垮掉的庄园、两百个佃农,我认为这样的处境值得考量,甚至同情。」

「真可怜。想必辛苦极了,多幺操劳啊,竟然要为了你自己以外的人着想。」

说完这句挖苦的话,她準备离开,然而她刚好站在一个圆拱壁龛旁,那原本应该是用来将雕像或艺术品展示在高台上的。

这下她被狄方逮住了。他从容伸出双手按住壁龛两侧,挡住她的退路。他听见她倒吸一口气,虽然不是什幺光荣的事情,但能够让她紧张,他感到一阵满足。

「让我过去。」她说。

他没有动,继续困住她。「先告诉我妳的名字。」

「何必?我绝不会允许你用。」

他好气又好笑,端详罩着黑纱的她。「妳难道没有想过,比起互相憎恨,我们彼此合作会更有好处?」

「我刚刚失去了丈夫和家,请教爵爷,我能得到什幺好处?」

「在决定把我当敌人之前,或许妳该先想清楚。」

「你还没踏进这栋房子,就已经是我的敌人了。」

狄方发现自己努力想看透面纱。「妳非得戴着那个讨厌的面纱吗?」他烦躁地问。「感觉像在和灯罩说话。」

「这叫作哭泣面纱。没错,在访客面前我一定要戴。」

「我不是访客,我是妳的亲戚。」

「只是姻亲。」

狄方打量着她,感觉火气慢慢消退。她真是娇小,像麻雀一样柔弱敏感。他将语调放柔道:「拜託,不要这幺顽固。和我在一起不必戴面纱,除非妳真的哭了,那幺我会坚持要妳立刻戴回去。我受不了女人哭。」

「因为你其实暗藏一颗温柔的心?」她奚落。

一道遥远的记忆刺痛他,多年来他一直不准自己去回想,他想挥开,但心却顽固地抓住那个景象。他当时才五、六岁,坐在母亲紧闭的更衣室门旁,焦急地听着另一头的哭声,他不知道她为什幺哭,但肯定是因为恋情破局,这样的事情已发生过太多次了。他母亲是出名的美人,她经常在一夜之间恋爱又失恋,而父亲受够了她的任性,加上他自身恶劣性格的驱使,因此很少在家。听着她啜泣却又无法接近,狄方清楚记得那种令人窒息的无助。最后,他只好从门缝塞手帕进去,哀求她开门,不停问她发生了什幺事。

「狄方,你真贴心,」她哭着说。「所有小男孩都很贴心,但你们长大之后都会变得自私又残忍。你天生注定让女人伤心欲绝。」

「妈咪,我不会。」他紧张地哭了起来。「我保证不会。」

他听见带着哭音的笑声,彷彿他说了什幺傻话。「宝贝,你当然会,你不用努力就能做到。」

同样的场景上演过很多次,但狄方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次。

后来他母亲的预言果然成真,经常有女人指责他伤透她们的心,可他明明每次都清楚表明他不打算结婚。即使他爱上一个女人,也绝不会给那种承诺,没有必要,因为所有承诺终将破灭。他体验过相爱的人能对彼此造成多大的痛苦,他完全不想对任何人那幺做。

他的注意力回到眼前的女人身上。「不,我的心并不温柔,」他回答她的问题。「在我看来,女人的眼泪都充满心机,更糟的是很丑。」

「你是我见过最恶毒的人。」她断然道。

她每个字都说得清晰无比,像射箭一样,他觉得很好笑。「妳见过多少男人?」

「够多了,足以让我一看到坏男人就能认出来。」

「隔着这层面纱,妳应该什幺都看不见吧?」他伸手拨弄黑纱边缘。「妳不可能喜欢戴。」

「事实上,我喜欢。」

「因为妳哭的时候可以遮住脸。」他平直地叙述,不是问句。

「我从来不哭。」

狄方大为讶异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「意思是说丈夫发生意外之后,妳就没有哭过了?」

「就连那时候也一样。」

即使是真的,怎幺会有女人说出这种话?狄方抓住面纱,动手往上拉。「别动。」他将几大把面纱拨到固定用的头饰后面。「不,不要躲。我们两个要面对面,尽可能来段文明的对话。老天爷,这幺多纱,简直可以当货船的帆了──」

她的脸终于出现,狄方的话随即停住。他直直望进一双琥珀色的眼眸,尾端如猫眼般上扬,瞬间,他无法呼吸、无法思考,所有感官拚命吸收她。

他没有见过任何能与她比拟的东西。

她比预期中年轻,肤色洁白,赭红秀髮太过丰盈,髮夹几乎撑不住重量。她的颧骨开阔高耸,下颚窄小,让她的脸呈三角形,感觉像猫;她的唇是那幺丰润,即使现在她紧紧抿住,依然感觉柔嫩饱满。虽然她不符合传统的审美观,但她的容貌如此独特,美丽与否已经无关紧要。

她的丧服很紧身,贴合颈部到髋部的线条,散开的长裙有许多精细複杂的褶裥,层层鲸骨、褶饰与繁複的缝线下藏着怎样的娇躯,男人只能凭空猜想。连她的手腕与手掌也被黑色手套包住。除了脸部,只有高领U型开口处露出一小块肌肤,她吞嚥时,他可以看到喉咙细微的动作,那块隐密的肌肤感觉如此细緻,男人可以用唇感受她的脉搏。

他想从那里开始,亲吻她的喉咙,同时解开层层束缚,如同拆开精心包装的礼物,直到她在他身下喘息扭动。倘若换作其他女人,倘若换成其他情况,他一定会当场诱惑她。他像只离水的鳟鱼般张嘴呆站着,他知道这样不行,于是急忙在发热紊乱脑子中寻觅老套的讚美,只要不是胡言乱语,什幺都好。

没想到是她先打破沉默。「我的名字叫凯丝琳。」

爱尔兰名字。「为什幺妳没有口音?」

「我小时候就被送来英格兰,和父母的朋友一起住在里欧明斯特。」

「为什幺?」 

凯丝琳(Kathleen)柳眉之间皱起。「我父母为了照顾马匹忙得不可开交。他们经营马场,每年都会在埃及待上几个月,以便採购阿拉伯纯种马。我……是个累赘,他们的朋友贝瑞克爵爷夫妇提议让我去他们家,跟他们两个女儿一起扶养。」

「妳的父母还住在爱尔兰吗?」

「家母过世了,家父还住在那里。」她的眼神变得疏离,思绪飘到其他地方。「我结婚的时候他送来阿萨德当贺礼。」

「阿萨德?」狄方困惑地重複。

凯丝琳的注意力回到他身上,神情凄楚不安,由脖子到髮际一片惨白。

狄方懂了。「甩落希奥的那匹马。」他轻声说。

(待续)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

妞书僮:你能抗拒高富帅的诱惑吗?《冷情浪子》新书转载3-1 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陪你看看书

雷凡诺家族本色是这样的:
一、坏脾气和帅气外貌成正比。
二、鄙视所有德行,任何诱惑他们皆轻易屈服,任何罪孽皆恣意放纵。
(妞编辑的菜无误~口水流满地) 

本文摘自《冷情浪子》

妞书僮:明知道这男人很危险却忍不住一直靠近~《冷情浪子》新书转载3-2

出版社:春光出版

作者:莉莎・克莱佩

当前阅读:妞书僮:明知道这男人很危险却忍不住一直靠近~《冷情浪子》新书转载3-2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