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X伴生活 >十月革命与文学价值:读《齐瓦哥医生》 >

十月革命与文学价值:读《齐瓦哥医生》

2020-06-20 12:16

十月革命一百週年,我们很自然地又回顾起历史、或谈论起它对世界的政治意义。我想,读小说也是一种回顾历史的方式。十月革命一百週年,我在读巴斯特纳克(Boris Pasternak)的《齐瓦哥医生》(Doctor Zhivago)。

《齐瓦哥医生》的故事背景设定在俄国1900至1920年代,十月革命的前后,以尤里.齐瓦哥和拉娜的关係为主线,描述经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内战蹂躏的俄罗斯。在战火中,曾经为有抱负的青年帕夏加入布尔什维克红军,为对抗白军不惜残杀平民。苏维埃政权建立后,开始清算「思想血统不纯正」的人,他们一生颠沛流离。最终,尤里再承受不住时代施加的压力,死于心脏病,拉娜被秘密警察逮捕。故事以悲剧作结。

*  *  *  *  *

《齐瓦哥医生》不单是描绘一个历史视角,还有于历史洪流中的人类情感。这或许就是读文学的意义。所谓历史,不只是事实的描述,还是对事件的评价;文学中所描写的人类心灵和情感,正正教导我们如何评价历史。

巴斯特纳克自身经历过这两场残酷的战争,他试图以自己对生命的理解,描绘战争真实的面向。正因为如此,《齐瓦哥医生》一直在苏维埃政权下禁止出版,与索洛霍夫(Mikhail Sholokhov)的《静静的顿河》(And Quiet Flows the Don)成对照。这也是巴斯特纳克早已预见的结果。

其实,他早在1945年写过,他要冒着风险,做对自己真诚的事,要突破重围面向大众。在1946年,他致信伊文斯卡娅(被认为是女主角拉娜的原型),表示基督教信仰是他写作《齐瓦哥医生》的指引;(Clowes,1995,页6)再仔细的读《齐瓦哥医生》,尤里的叔叔尼古拉就曾表达过,对圣经的新诠释直接导致新的艺术观 ──这明显是反史太林主义。巴斯特纳克的名字曾一度在秘密警察的逮捕名单中,唯史太林下令要放过他。

小说最终还是在1957年被送到意大利,在当地出版,并随即引起一阵轰动。其后,巴斯特纳克在195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,使苏联方面大为不满。在近年,美国中情局(CIA)公开了一些关于《齐瓦哥医生》的秘密档案,揭示当年CIA 如何让小说在西方世界出版,作为冷战的意识形态武器。>[1]

在小说受到西方的注意后,苏联方面也不甘视弱:文学杂誌Novyi Mir 发表文章,称《齐瓦哥医生》扭曲历史;《真理报》(Pravda)称小说为文学垃圾;不少苏维埃作家联盟(Union of Soviet Writers)的成员发文批评,并决定将巴斯特纳克逐出联盟。(Clowes,1995,页4)最终巴斯特纳克公开拒受诺贝尔文学奖,才免受责难和退会。

*  *  *  *  *

读着《齐瓦哥医生》的出版史,使人不禁一再思考何谓文学价值。

所谓文学,彷彿不过是为意识形态服务的政治工具。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美学看来,这似乎是公认的事实了──根据社会主义写实主义,艺术品要为平民大众所理解,不能像中产的精英主义般,只有知识份子才能触及;但更重要的是,艺术品作为意识形态的载体和展现,需要贯彻社会主义的思想。(James,1973)在这意义下,《齐瓦哥医生》有违社会主义写实主义的创作纲领,属践踏苏维埃人民尊严的作品。

《齐瓦哥医生》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美学的反叛。然而,这不表示巴斯特纳克本人为反苏联份子。他说,假如《齐瓦哥医生》是反苏维埃,不过是人把苏维埃理解为不愿看清生命的本相。 背后的意思是,诚实的作品才具有文学价值。

但为之讽刺的是,巴斯特纳克废尽人生拒绝为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服务,但反过来西方的意识形态却又视之为利器。在不久之前,CIA发放出更多关于以艺术品作为冷战武器的档案,引起了一阵的讨论。凡此种种,彷彿在反证马克思主义美学的思想──所谓艺术不过是为意识形态服务的工具。

又或许,换个角度看,文学与政治的关係虽千丝万缕,但也不一定要看成政治价值凌驾一切。就如卡缪所说,文学家有责任改变社会的政治形态。背后的含义,就是文学家不能被社会左右。巧合地,卡缪在1957年得诺贝尔文学奖(正好是巴斯特纳克的前一届),他在致词中用上了「伟大的巴斯特纳克」一词,讚扬他敢于批判社会的情操。(Barnes,2004,页334)假如卡缪是对的,文学之所以成为冷战武器,不过是文学本身具有它的价值,才使得被用作政治用途。

不管如何,十月革命一百週年了,苏维埃政权早已倒台,《齐瓦哥医生》也在苏联解体前夕在俄国出版,它仍然是一部文学巨着。这些都是事实。我想,假如当初十月革命没有成功,现在的世界会很不一样,以至我们观看艺术的方式也不一样──毕竟,现代马克思主义美学的理论,也是随着十月革命的成功得以兴盛,并又萌生出各种文学见解。

假如当初十月革命没有成功,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?大概没谁知道了。

参考书目

Barnes, C. (2004). Boris Pasternak: A literary Biography. Cambridge: Cambridge Univ. Press.

Clowes, E. W. (1995). Doctor Zhivago: A Critical Companion. Evanston, IL: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.

James, C. V. (1973). Soviet Socialist Realism: Origins and Theory. London: Palgrave Macmillan.

注释

[1] 读者可到CIA网页查阅

当前阅读:十月革命与文学价值:读《齐瓦哥医生》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